冷静or迟钝,新东方好未来等传统公司移动端略显乏力产经

蓝鲸TMT网 / 甄祥晴 / 2017-03-27 10:20
近日,易观发布了2月AppTOP1000排行榜,各路APP年后首秀终于公布。本次榜单中,共有24个教育类APP闯进前500名。作业帮、有道词典、小猿搜题蝉联前三名。移动端学习会逐渐成...

近日,易观发布了2月AppTOP1000排行榜,各路APP年后首秀终于公布。本次榜单中,共有24个教育类APP闯进前500名。作业帮、有道词典、小猿搜题蝉联前三名。

移动端学习会逐渐成为在线教育的主流模式吗?

自2014年以来,移动教育进入高速发展期,传统教育公司与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各种APP涌入市场。截至今日,语言学习、学习辅助工具、职业技能培训、早教等移动教育产品早已琳琅满目。在各种月活榜单中,教育APP也是上榜者众。

同时,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2016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 1.18 亿,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已达到6987万,与 2015年底相比增长率为 31.8%,首次超过PC在线教育用户。

“移动端是未来。”不止一位业内人士表达过这种说法。但是与创业公司对教育APP的追捧相比,传统教育巨头们似乎太过冷静,是成竹在胸,还是反应迟缓?

抢夺移动端入口

业内认为,教育APP的发展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移动教育1.0阶段更看重“呈现形式”,更利于儿童产品的成长;移动2.0阶段的关键词是“学习场景颠覆”,更看重技术推动,所以跑出来一批像一起作业、猿题库等技术与渠道驱动的K12产品;而未来移动3.0阶段则是“技术驱动,数据导向”的时代,需要真正用科技的手段推动教育的发展。

从2012年说起,目前市场上看到的许多教育APP在那时正处于萌芽状态。多纳正是此时在新东方内部立项,并逐渐发展为一个认知度较高的儿童教育品牌,目前被认为是新东方在移动端较为成功的一次探索。

彼时,iPad第一代在中国上市不久,新的移动终端刚刚起步。据了解,2011年、2012年,除多纳外,新东方还尝试做了很多移动端项目。

同一时期,技术推动的公司也起步了。刘畅从新东方辞职创业,此前他曾任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兼沈阳新东方学校校长,2011年底,一起作业上线。

此后,更多来自互联网公司、传统教育企业的弄潮儿出走公司,选择在教育领域创业。2012年4月,李勇从号称“创业黄埔军校”的网易离职,创办了“粉笔网”,也就是“猿题库”前身;同一年,大学时期便在教育领域创业最终卖给上市公司安博教育的张凯磊,辗转多时,再次选择了教育创业,创办“学霸君”;另外互联网巨头百度内部开始孵化“作业帮”。

风起来的时候,任何人都觉得自己会飞起来。所以,还有更多已逐渐被人们遗忘的教育APP在那个时期应运而生。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也对移动端充满兴趣,成立子公司,发布背单词软件“乐词”,不仅发动新东方多位名师“上镜”,自己也为其站台。当时有媒体报道,俞敏洪表示,完全基于移动端的系统,将成为新东方学生流的重要来源。

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2014年则在内部邮件中表示,好未来的每一个部门,每一块业务,都需要迎接互联网的重塑。 他所说的互联网应当特指移动互联网,他解释道,“PC某种程度来说不是真正意义的互联网,PC是被时间与空间割裂的互联网,因此在PC时代互联网受桌面的限制并没有真正成为所有行业的水和电而是独立成一个行业,而移动互联网才是真正意义的互联网,它会成为所有行业的水和电。

然而,几年过去,爆款APP中鲜见新东方、好未来的身影,而其他创业公司的教育APP已经完成了用户的早期积累,开始尝试与探索变现。

传统公司做不好移动端?

据了解,中国的教育应用程序总数早已超过7万个,约占APP市场份额的10%,仅次于游戏类排在第二位。面对VC与创业者追捧出来的教育APP,这些传统教育公司应当作何应对?是一头扎进激烈的竞争中,还是克制冷静保持自己的节奏?

前几年,传统教育公司对移动端做了不少探索。比如正保远程、华图教育等传统教育公司也都在大力发展移动端。华图教育推出了“华图教育”和“华图网校”两个APP,而正保教育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7Q1季度末,正保教育移动端的日均流量持续增加,会计和医学领域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分别同比增长23.3%和28.5%。

但纵观教育APP榜单,你会发现,这些传统公司的APP排名都比较落后,那么,对比以产品为导向的互联网公司,拥有天然资源优势的传统培训机构为何PK不过?

华图教育市场运营中心负责人齐峰曾谈到自身做移动端的优势,“华图的优势在于有完善的师资体系,这也是区别于其他只做APP公司的一点。”

但也有观点认为资源过多也可能会形成一种限制。猎豹移动王占涛长期观察并研究行业APP变动,他认为这属于资源的诅咒,“线下做得好,肯定会制约线上的能力。”互联网教育专家徐华则指出了更明确的一点,大公司内部孵化的团队肯定需要整合各种现有的资源来开发产品,这其中需要高昂的沟通成本。

另外,钱也许是更为直接的因素。根据芥末堆的统计,2016 年中国教育行业共获得 106 亿元风险投资,分布于 167 个案例。作业帮、猿辅导进入教育融资Top10,分别获得6千万美元、4千万美元。

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告诉蓝鲸教育:“我们以前尝试过一些,因为没找到合适的突破点,不想做无谓的投入去推广,所以暂时放弃移动端工具性产品的研发。

关于资金的问题,或许一起作业联合创始人肖盾的说法更具说服力。“我们做APP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要烧很多钱,尤其初期在线教育还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而上市公司每季度都要有财报披露,这种情况下,如果拿出一亿美金去投入移动端,这对它们来说会非常困难。”

投入成本到底有多大?肖盾给出了更加具象的概念,一起作业有两百多个技术,一百多个全职教研,还有产品、设计、项目负责人等,每个月人力成本会过千万。“这只是工资,不包括任何其他推广营销等成本。”

要知道,论推广营销力度,互联网教育公司肯定名列前茅。地铁广告、明星代言、自媒体导流…….所以,说到底,还是资金的问题。面对拿着众多VC的钱闯进来的移动互联网教育创业者,也许传统大公司不能自乱阵脚,保持自己的节奏更为重要。

基因问题也许更为隐秘与深刻。

盒子鱼创始人黎小说认为这是因为它们没有能 “think out of the box(跳出传统的思维框架)” 。“它们在培训行业与传统网络在线这一块已经获得了很多既得利润,如果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获得发展,就需要甩掉过去的包袱,需要否定自己当年很多成功的模式、内容或团队,这对它们来讲,很难。

不过,拿创业公司的APP与大公司的APP相比,对大公司也许不公平。

王占涛告诉蓝鲸教育,“新东方好未来等传统教育公司的APP不是工具性的。”这与新东方内部的说法一致。“不同类型的App没有什么可比性。比如我们主要是为付费学员听课学习使用的,不可能和那种免费工具性的App去做比较。”潘欣说。

肖盾则表示了理解,他说,互联网公司的特点是服务用户,而这个用户是没有限制的,但传统教育巨头主要服务的用户还是自己,比如好未来有一套挺好的教学系统,但它们只给自己的学校与学生服务,不太愿意输出给其他培训机构和用户。

总体来看,传统教育公司在移动端的布局更愿意保持节奏,为既有的体系服务,完善生态圈,而不是被VC与创业者们所裹挟。

收割标的,投资更靠谱?

无论如何,在移动学习趋势下,抢夺移动端入口已经变得愈加重要了。

曾经的新东方教师、IDG前合伙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曾表示,当用户花越来越多时间在手机上的时候,他终将把一件件事情搬到这个设备上来分配时间解决,可能先搬的是娱乐,然后是社交,再是资讯,最后是教育等服务。

2016年,新东方在线CEO孙畅接受采访时说,她观察到大概50%的用户都在手机、移动Pad上学习和看课,但对于新东方在线来讲,移动产品做得相对比较滞后,所以2017年会有更大的投入做移动的产品。潘欣则强调,“虽然一定会投入更多,但我们还是需要想清楚能形成商业模式的移动端应用,不会为了做一个工具去做一个工具。”

的确,这次互联网创业大潮中,由于工具类教育 APP更容易获取用户,所以数量众多,似乎只要拥有用户就不怕没盈利模式。

肖盾认为,虽然整体上可以先获取流量再商业化,但也要看获取的流量是不是可以商业化,“比如我们做的K12领域,许多公司获取的流量是学生的流量,但学生并不是能商业化的主体,或者说他们购买教育产品的需求非刚性。”

徐华则表示,这种公司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另外一个巨头收购,“传统教育巨头会把它当作一个流量来源或者产业链的一部分。”

在消费领域,BAT等巨头们更擅长通过投资布局完善自己的生态建设。教育领域同样适用吗?

俞敏洪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教育领域,未来一定有很多东西是新东方自己做不出来的,那就要通过投资把链条延伸出去。那么,投资布局会是一个好方式吗?

投资也许更靠谱,因为它能降低成本,减少风险,但之后如何进行内部协调也考验着传统教育公司的整合能力。

来源:蓝鲸TMT        作者:甄祥晴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