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上市的100天:投资大佬人设崩坏,互金行业大洗牌产经

砍柴网 / 鹿鸣财经 / 2018-02-01 16:39
趣店上市已经100天了。如果不是前几天,罗敏拿了一个小意思出来,跟着王思聪和周教主的节奏一起“撒币”,好多人已经把前段时间自己骂得热火朝天的这家公司给忘了。

还有的人啊,风往哪边吹,他们就往哪边走。趣店上市已经100天了。如果不是前几天,罗敏拿了一个小意思出来,跟着王思聪和周教主的节奏一起“撒币”,好多人已经把前段时间自己骂得热火朝天的这家公司给忘了。

100天来,互金行业发生的大事小事,除了和信贷,拍拍贷,乐信等公司的集体赴美上市,就是钱宝事件的爆。100亿,200亿,300亿又不翼而飞了,躲过了15年“e租宝”事件的陈大爷张大妈们,这一次却栽在了坑更大,水更深的“钱宝”们上。但大家都明白,这绝对不是终点,中国的老韭菜们一直都在路上。

F6127E42DF1CCCDD97253B36B9C27A65.png

不久前,趣店搞了个活动,主要是为了宣传旗下的大白汽车。为了给这个活动预热,罗敏还自己开了个公众号来“回应一切”。“回应一切”这个手段实在太值得让公关圈人士反思了,以前公关圈的回应啊,像海底捞那种写得好的,会被骂说是网上一抓一大把,写得不好的不用说更会被骂不懂公关。现在可好,“回应一切”几个字反倒成了个大IP,第一篇文章《《趣店罗敏回应一切》,我犯了哪些错?》阅读量就近三万。

但活动当天,罗敏顶着一袭白头出现在现场,这把好多媒体老师给吓了一跳,都低着头扪心自问了几句“自己之前写太狠了?”正当媒体老师们陷入沉思的时候,罗敏优哉游哉地来了句“我这是抹的发蜡”,好多人才松下一口气来。

大家都知道,趣店上市时的火热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周亚辉,周亚辉的成功则要归功于他的投资案例。当然这不是说空空狐之类,还是得要趣店这样成功上市的。但趣店上市以来的100天里,投资圈里大佬的人设真是一个又一个的崩坏了。徐小平崩在了区块链,朱啸虎崩在了只投90后,但是在投不投90后的话题上,显然是徐小平和周亚辉更有发言权,毕竟马佳佳和空空狐还是热闹过一阵的。

在这100天里,映客也差点上市了,周亚辉的第二篇万字长文可能都憋一半了。可惜了,映客毕其功于一役,设计了有史以来最为天才的交易方式,震惊了证监会的同时,证监会也把它拦了下来。上市未果没几天,映客老板俸佑生就和周鸿祎,王思聪乐呵乐呵的参与到撒币阵营,从微信到微博,到处都充斥着浓浓的土豪气息。

当吃瓜群众还在为撒币的变现套路捉鸡的时候,趣店的一个小意思应声加入俸佑生的撒币局,算是给吃瓜群众给了个商业变现的交代。罗敏公众号第二篇文章,就亲自撰文解释趣店为什么要撒币,文章里面得出的重要结论一句话说来就是,谁不撒币谁傻X。

最新一个想证明自己不是“傻X”的人,是雷军。换言之,百万答题撒币,小米也入场了。不像罗敏创了10次业才等到自己的风口,作为“风口论”鼻祖的雷军总能润物细无声地把握每一个风口。唐宁的弟弟唐阳可以说是现金贷行业的“鼻主级”玩家了,他创办的现金巴士也一度是现金贷行业的几大领头羊之一,一直是闷声发大财的存在,并且这家公司的股东里有小米创始人雷军的身影。也不知道大佬通过现金贷业务,默默分到了多少好处。

趣店上市这100天,互金行业发生了新一轮的行业大洗牌。中国网贷鼻祖拍拍贷和现金贷超市融360都跑到了纽交所,和信贷和大家帮趣店找的假想敌乐信都跑到了纳斯达克,上市的浪潮一波接一波。但是现金贷行业再也算不得风口了,“践行普惠金融梦想”这个口号现在也没几个人喊了。之前喊过的也大部分在年化利率36%这条红线面前底裤都不要了,本来就冲着暴利的钱途来的,何必把自己都伪装成中国的尤努斯呢?

行业一度到了谈现金贷色变的局面。拍拍贷上市的时候,请了一些媒体去美国做现场报道,并提前给媒体老师打了招呼,提问的时候可不要提什么现金贷之类的。没曾想,在上市当天的提问现场,不知道是哪家的老师,一上来就提了个关于拍拍贷现金贷业务的问题。原本热闹非凡的会场,一瞬间空气都凝固。据说,该公司老板脸色的变化也是和空气一样瞬间凝固的。

6D6F96F49DDBC713CD2BCD82D36D2397.png

与现金贷行业内人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大现金贷用户的集体狂欢。知乎上那个帮全村人薅羊毛致富的帖子,如果没看过,可别说自己了解现金贷。”55家网贷共计187000元,薅出来的钱在本地首付买了房,现在和家人亲戚坦白,都支持不还钱,已经逾期600多天了。亲戚朋友都没有笑话我的,还都咨询怎么贷的?现在每天我都帮亲戚朋友和村里人薅小贷,指导他们怎么不还钱,我从中收取两个贷款额度做酬劳。村里现在有薅小贷逾期的有500多人。看着在我的帮助下,村里一栋栋小洋楼拔地而起,我真的蛮自豪的!现在我的信用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不过没事,那么多口子总有能薅上的,下款了就好像发工资一样美滋滋的。”

这个世界好就好在,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曾经被催收各种手段想方设法催账的老赖们,现在也都翻身老赖把歌唱,“自己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死扛到底,网贷都要喊我声爹”。以前好歹还说句“大哥,过两天就还”,现在上来就是“老子不还,你能怎么招?”因果循环,因果循环。一边是老赖军团,一边是政策收紧,现金贷是真的苦啊。

半年之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2017年6月,掌众金融旗下产品“闪电借款”,以单月放款额54亿一举拿下现金贷行业第一的宝座。虽然数字吓人,但行业里面的人都知道,各路玩家的差距是不大的。据一本财经的统计,一个月放不到10亿,可挤不进top 30。如果是头部企业,一年赚不到个二三十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现金贷的。

但这种排名和现在的胡润富豪榜是一个样的,都不受欢迎。顶级玩家们都在心里默默打call,期待着不要被这个榜单关注到,闷声发大财谁不想呢?连徐小平这种雷打不动的中国顶级人生导师人设的人,都想要区块链这个万亿市场上闷声薅羊毛。当然,不仅是互金行业,整个中国商业圈子都是处在这种闷声的阶段,你想想,首富宝座都易主这么久了,新首富坐上那个位置后,有过任何消息吗?没有。

不过,现在的现金贷行业算是树倒猢狲散了,监管文件的下发,就好比行业里发生了场地震,整个行业来了个紧急疏散。

据说就在监管出台前两三个月,掌众金融CEO张敬华还带领团队去日本豪华游,并且当时正四处找土豪提供资金放款,这块业务太赚钱,他们自己的钱早就不够放了。而在监管出台之后,掌众金融不得不下调贷款利率,从此内部很小的支出都要经过严格审批,更别说高管出国豪华游了。

另一家曾涉足现金贷的公司量化派,一度也传出将要IPO的消息,如今却没有了下文。就在前两天量化派成立四周年的庆典上,他们请来了明星投资人任泉,但是并没有做高调传播。

不少创业者是心心念念放不下现金贷的,既然国内做不了,怎么样?国外呗!所以你就看到各种各样远赴东南亚的现金贷考察团火了起来,据说有厉害的都去火热的非洲考察了一圈,主意都打到黑人朋友身上了,催收都要聘请雇佣兵。

还有的人啊,风往哪边吹,他们就往哪边走。现金贷的风口没有了,有场景分期的啊。场景分期的抢光了,有助贷业务啊。助贷还抓不住的话,区块链的风口还在那里等着你。所以不管是币圈,还是链圈,总有一帮熟悉的现金贷人的身影。

此外,不知道你发现没有,现金贷和区块链简直就像是一对难兄难弟。2017年4月7日,银监会下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及将“现金贷”业务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一时间议论纷纷,都说现金贷的好日子过去了,甚至好多媒体撰文标题和开头都用的是“现金贷的黄金时代即将过去”。但到了9月,迎来却是监管部门对ICO、比特币、区块链整顿。当时就有说法,这是给了现金贷一丝喘息的机会。

临近10月上市潮,媒体上的文章标题们又一次变成了“现金贷迎来黄金时代”。而到了现在,情形又一次发生了反转,现金贷迎来监管,区块链则进一步衍生为一个“万亿市场“。现金贷和区块链就这样轮换着领衔互金行业,乃至中国商业的头条。

利率高的嗜血现金贷们收割的是中国穷人,区块链ICO收割的是中国韭菜,两者之间不存在谁的吃相比较好看的问题。而其中产生的病态业务模式是两者对于政策极度敏感的根本原因。

641F682B2C9DE5B0961C74837CE43167.png

当然了,有现金贷作为靶子吸引舆论火力,曾经因为10G不雅照“裸条”事件而负面缠身的借贷宝在2017年估计已经高兴坏了,终于有人来替他们“接盘”,没人私底下再说他们玩的是“灵魂的游戏”了,在这个大家都想低调的关头,他们却高调宣布将要赴港上市的消息。

意大利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女主角玛莲娜拥有诱人胴体与万种风情,引来男人幻想她生活不检点与人滥jiao的场景,女人则嫉妒其美貌而污蔑她勾引自己老公,人们这么做,无非是自己想得到(或想成为)玛莲娜而不得。现实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腾讯科技雄文《互金十年,九死一生》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情节:趣店上市几天后,该公司一位员工去参加一个行业大会,遇到另一家正要准备IPO的现金贷公司中层,对方以略带责备的口吻说:“你们在前面闹成这样了,让我们后面的公司怎么上?”

现在回过头再来看则会显得极为好笑,一边骂着趣店,一边又想成为下一个趣店。也不知道这家准备IPO的公司IPO是否顺利呢?牌照拿到了吗?

(来源:鹿鸣财经)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