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国际财富论坛在杭举办:明年全球经济增加更多不确定性,需做好防御投资

滚动
2019
11/22
17:38
分享
评论

受贸易战和更多不确定政治因素影响,2019年全球经济发展将进一步放缓,专家建议要采取防御型资产配置预防更多不确定性带来的黑天鹅和灰犀牛。

而另一方面,随着中国进行了新一轮国企混改、境内外并购市场急剧升温。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的活跃及生物医药、移动互联网等新兴投资领域热潮的到来在为不同层次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带来了新的机遇。

近日,以“规则与创变为主题的2019荷马国际年终财富论坛围绕中美大国竞合、港美股投资实战、全球私募股权在独角兽领域的投资,高净值人士海外金融资产税务筹划四个方面,为投资人展示当前全球经济局势、各大类资产总体表现以及未来的投资方向和展望。

财富管理环境在变 荷马也在“变”

荷马国际CEO兼创始人叶程坤分析,与过去相比,中国人的钱袋子是逐渐鼓起来了,中国财富管理的规模很大,目前据BFT统计,中国可投资金规模到100万亿资产管理规模,而且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可以看到财富管理行业也是一个快速增长的机会。

但叶程坤同时表示,今年整个宏观形势跟去年比更加复杂,无论是中美关系,还是香港问题,还是英国的脱欧等越来越多复杂的情况摆在面前,让投资者钱袋子怎么安放是每一个投资者面对的问题。

“在过去一年里,荷马也经历了很多变化。我们内部也在做着很多调整,包括公司2.0架构逐渐实施,主要是在全球化布局,包括数字化经济,以及整个服务专业化流程等各个板块上也做了很多调整,希望更好的服务好荷马更多客户,希望实现帮助一百万家庭实现选择的自由的梦想。”叶程坤表示,这个梦想很大,也需要荷马花上10年、20年时间,每天的努力。在这个过程中,荷马在不断的升级整个交易系统,包括金融产品线、服务体系等。”

荷马国际创始人兼CEO叶程坤主题演讲

当天,荷马金融app5.0版本技术功能迭代正式完成。据了解,荷马要打造一个数字化全球资产配置服务平台,改版从3个层面着手,一是视觉和交互,场景化应用,包括整个服务如何提升;二是数字化战略的业务闭环;三是信息架构起因。

把握趋势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机构

首席经济学家、清华五道口金融学硕士导师肇越认为,2019年最大的主题词就是“不确定性”,而2020年总的来看,实体经济和市场可能面临衰退的压力很大,因此在2020年投资里要更多做一些长期的思索,更多做一些资产配置。因为面临的风险很大,就需要更专业的操作,更专业的团队,更专业的专家,按照科学的方式操作,避免投资受到更大的损失。

首席经济学家、清华五道口金融学硕士导师肇越主题演讲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钧也认为全球范围内的私人财富管理市场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他看来,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财富管理专家,但必然要把握一些最基础的逻辑,只有把握趋势,才有可能做对事情。真正掌握动态,才可以做对事情。他认为财富管理不能只站在个人视角,而应该从家庭或更大的视角去做全球资产配置。

“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也会受到特定基因的制约。这时候家族财富管理中要选择什么,最终的可靠,意味着更强机构之间建立起来强的财富管理生态,才能够真正满足家族的财富诉求。”张钧表示。

未来股权投资机会如何?

肇越认为,大类资产实际上有流动效应,在经济繁荣期某类资产占优,在经济形势不太好时另外一些资产占优,要做一个合理的资产配置。在当前大背景下,预计明年中央会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刺激经济。如果政策继续加大力度,很可能在某些产品市场上会出现政策性推动。

谈及当前股权市场,原浙商创投合伙人,现先文基金创始人、董事长李先文有三个判断。第一,前股权投资市场是一个金融出清的市场。在非标P2P市场里,劣币驱逐良币。在PE市场里,热钱驱逐了冷钱。金融出清市场,少数人留下,多数人退去,这是一个必然趋势。第二,股权投资市场未来几年会变成寡头垄断,同时新锐辈出的市场。第三,相对来讲,互联网的出海带动了人民币基金的出海,这也是一个必然趋势。

“人民币股权投资市场一定要走向国际化,这样才能在行业领域未来5至10年里有一席之地,两条腿走路才能更安全。”李先文说。

今年,权投资不算特别热的年份,甚至有点偏冷。但其中也涌现出了一些行业的发展,像5G、AI等。对于这些新兴行业的发展,未来股权投资机会如何?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表示,基岩资本以美国市场为主,他个人比较喜欢两种企业:一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二是美国的药企。他表示自己对中国市场和中国企业都非常有信心。每一行都要力争上流,这是中国人的文化学,是我们的文化优势。像深蓝电路、光讯科技等一批做基站的相关零件供应商企业,这一两年在A股表现已经非常好了。

“除了向上看,还可以向下看。往下是应用方面,最终落到消费市场、人口、大数据优势,我认为互联网企业、TMT企业这里有很多机会。未来几年,我所认知当中有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向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方面发展,向终端的消费电子生态发展。他们还没有上市,目标会在海外上市,这一块有很大的机会。”岑赛铟分析道。

荷马国际资管公司CEO Eddy Chow从实战角度谈到美金市场时说,一方面美金市场变成流动性比较多的,有其它供应,投完之后有退出的。二是PE的流动性风险,投进去时价格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投错的话,就熬着等到它上市时再退。现在有市场可以中间再退出,就是一个机会。

怎么看当下投资的风险点?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从2018年开始,整个金融市场相对来讲存在一定的风险,尤其是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当下投资的风险点有哪些呢?

肇越认为,投资在不同的经济状态下都会有更好的选择。在他看来,前30年是互联网,后30年是健康医疗。经济不好的时候找穿越周期,实在找不到穿越周期,干脆找一个防守行业。

“未来几个月情况不乐观。投资的时候,我认为还是要投你看得懂的,还是有一些行业能穿越周期。如果你不敢在未来半年三个月,最坏的时候出手的话,本身也是一个风险。”岑赛铟说。

李先文表示,投资目的是要盈利。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目前来讲,不管一级市场、二级市场,投资最大风险是退出。整个VC/PE行业面对最大问题不是募资难的问题,是退出难的问题,对于当前的环境之下,对于所有投资人,投资的时候首先要考虑未来怎么退出。对于退出来讲,当前环境之下有两个风险必须要关注的,一是现金流的风险;二是估值风险。尤其是创业型公司首先要关注现金流风险。估值的风险来自于,一是持续的再融资能力;二是来自于资本市场。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