郞咸平演讲又遭投资人围堵 P2P的台不能随便站滚动

券商中国 / 券商中国 / 2016-04-27 10:30
泛亚、快鹿、中晋、e租宝、望洲财富等互联网金融平台相继出事,有些平台的负责人已经身陷囹圄,等待法律进一步的惩罚,而有些则是卷款跑路,人间蒸发。不过,那些曾经为这...

泛亚、快鹿、中晋、e租宝、望洲财富等互联网金融平台相继出事,有些平台的负责人已经身陷囹圄,等待法律进一步的惩罚,而有些则是卷款跑路,人间蒸发。不过,那些曾经为这些平台或是金融产品站台或是背书的明星或是学者,风波来临之时却安之若素,事不关己。  

出现在互联网金融宣传平台上的名人面孔,主要来自两大群体:专家学者和娱乐圈明星。曾经站台的专家学者至少有10位,包括许小年、郎咸平、茅于轼、宋鸿兵、吴法天、梁伯韬、许健、刘钢、温元凯和黄震。 

今日,曹山石微博爆出,为泛亚、快鹿、望洲财富站台的咸郎平近日“麻烦”缠身,微博中并附有文件,据情报“昆明市泛亚有色金属投资平台”投资人已聚集400人下午将前往海埂会堂及机场聚众声讨郎咸平,为维护社会稳定,要求取消咸郎平讲座环节。 

郎咸平代言一家倒一家? 

券商中国曾于前几日发布了《那些瞎给互联网金融站台的明星:你知道你代言的是个啥玩意吗?》,文中就提,给那写互金平台代言的明星们,你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代言的都是些什么?术业是要有专攻的,代言、站台不能那么“随便”。

那么,对于经济学家来说,为这些金融平台或是产品代言的时候,投资者的信任多多少少会比明星们多一些。就像最近卷入舆论漩涡的郎咸平,很多大妈、大叔是非常相信他那套监管理论,所以他的站台,投资者们就多了几分信任。  

泛亚、快鹿、望洲财富,郎咸平所“站台”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问题。  4月23日下午,郎咸平在西安作经济形势报告,讲了不到一小时,正讲到精彩处,门外吵吵闹闹,泛亚维权的投资者高喊口号,大骂老郎,郎教授被逼退场,不辞而别,听报告者遗憾地悻悻离去。 

由于接连几次演讲均受到投资者围堵,4月24日,郎教授原本计划出现在云南昆明海埂,举行的一个投资者见面会,但今天昆明海埂会堂贴出一则告示:郎咸平见面会改为文艺演出,许多人深感震惊、十分扫兴、被迫观看从吉林空运过来的文艺工作者的演出。有知情者说,公安部门因故取消了本次郎咸平海埂见面会。 

今年3月底,快鹿集团“战略合作伙伴”金鹿财行曝出兑付危机。由此,郎教授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但随后,郎咸平试图撇清与快鹿的关系。4月4日晚间,郎咸平在新浪微博上就快鹿事件发布了声明,说他“我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 

然而,不几日,《棱镜》调查发现,事实上,郎氏家族与快鹿的合作并不仅仅止于站台、背书之类的“虚活儿”,双方在股权、管理及业务方面亦有众多关联。 

在《现代工商》杂志2010年一篇专访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称,施建祥“已邀请了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东虹桥担保成立后,而郎咸平系该公司的“战略合作”对象。甚至,郎氏家族还与快鹿共同控制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这打脸打的,真是啪啪响呢。 

宋鸿兵站台泛亚遭围殴  

屡创资本运作造富神话、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神话、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将22万投资者400多亿元的血汗钱席卷一空。

去年12月12日下午,《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在山西太原演讲时遭到一群自称被他忽悠了的投资者的围殴。被殴打的原因简直是现实版 “货币战争”。在现场,很多抗议的大妈就指控,宋鸿兵为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站台,正是听信了宋的判断,现在血本无归,不找宋鸿兵找谁。 

据说,在太原的演讲现场,宋鸿兵当场向泛亚受害人道歉,并写下道歉声明。只是,不知道写道歉声明的时候,以学者自诩的宋鸿兵,是否还能想起当初在聚光灯下的那份荣光,以及被企业作为高端公关对象所捧起来的那点飘飘然感觉?有句话说得好,只有在潮水退去之后,人们才能发现谁在裸泳。

网友上传宋鸿兵被迫手写道歉书的内容

次日,宋鸿兵在微博上发表声明,当时已有两位工作人员被打伤,为防止工作人员和我本人人身生命安全受到更大的伤害后果,在围攻人员威胁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被胁迫在相关文件上签字。 

根据媒体报道,宋鸿兵曾在2014年10月出席由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联合主办的全国巡回投资报告会时,将泛亚模式称为互联网金融。被传曾为泛亚站台的名人并非只有宋鸿兵,其中不乏郎咸平、茅于轼等著名学者。 

经济学家许小年入股P2P公司  

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在表态不看好P2P发展的同时,自己却成了一家P2P公司的股东。他说,现在为公司站台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搞不好是要被人“打”的:不仅有声誉上的损失,而且有人身安全的问题。 

许小年是在1月26日上海举行2016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新机遇高峰论坛上做出以上表述的。许小年在该次论坛上的演讲主题是《供给侧政策与互联网金融创新》,他入股公司名为实投(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主营为网络借贷。 

许小年并未披露入股比例,仅介绍不单是做了股东,也是该公司客户。至于入股原因,许小平称,一般而言他并不看好P2P,去年1700多家倒掉就是明证。

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实投(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15年12月15日发生过股东变更,增加了许小年为股东。该公司经营着一个名为“石投金融”的的P2P平台。  当日,许小年称,“我不是为石投站台,也不是为互联网金融站台,而是为小微金融站台”。他强调,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不是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但大多数的P2P没有解决金融的本质问题,所以他们不可能长久的运作。 

对于当前的互联网金融乱局,许小年认为,监管机构对待民间金融创新,应该让民间大胆的去试,试错了可以改。政府要做的是修订我们的法律和监管。 

此外,许小年还批评政府不应为骗子公司兜底: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投资者个人要去识别骗子,如果你没有识别骗子的能力,你不要投资,你不具备投资的资格。

站台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所谓站台,其实很好理解。明星站台,靠颜值,靠粉丝;学术明星站台,靠颜值不靠谱,就靠口才,也靠粉丝。说白了,就是用自己的权威性、影响力、公信力去为一个特定的企业或者产品或者事情背书。那么问题来了,来背书的这位,除了拿价格不菲的广告费也好,出场费也好,价码之外,要不要关心点别的。您不问带这几把盐,有没有诚信风险?乃至有没有安全风险? 

无论是郎咸平还是宋鸿兵都属于非典型经济学者,在学界并未得到广泛认可,不过对于像大妈、大叔这类经济学小白而言,郎、宋的专业就显得高端得多了。实际上,很多的大妈、大叔非常相信郎咸平那套监管理论,也十分推崇宋鸿兵的《货币战争》,所以两人为这些互联网金融平台站台也给外界一个印象,那就是他们认可支持这些平台。 

尽管郎宋二人都否认与这些出事的金融平台有关,但是曾经的站台行为却无法否认,正因为他们的专业性,受害者对他们的不满更深,所以才有围堵甚至围殴的情况出现。

所以,站台也是有风险的。别乱站。站火炕上暖和,但得看清楚那牌子上写得到底是火坑,还是火炕。没看明白牌子就去站,那是无知;看明白了,还去站,还忽悠别人一起来,那就是无耻了。 

如今,基于互联网的金融产品创新层出不穷,风险也如雪球般越滚越大,考验投资者的同时,政府的金融监管同样需要严阵以待。金融风险不相信“亡羊补牢”一说,“庞氏骗局”随处可见,尽早揪出元凶是监管层义不容辞的责任,而等到资金链断裂,骗子卷款潜逃,打了这些站台的投资者又能怎样呢? 

对于P2P跑路事件,券商中国记者一直在跟进。 

4月12日,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P2P监管最新动向,深圳市公安部门正在将网贷平台纳入监管,这在全国尚属首次。借贷平台监管趋严趋细、制度更加完善、行业信息更加公开透明才是保护投资者的最佳捷径。点击可查看《休想再跑路!深圳公安部门正将P2P纳入监管,全国首次》。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